5G

成都恐怖分子学生何华友中毒身亡。

成都金堂县43岁的恐怖分子学生何华友长期被小恶魔迫害,并被非法判刑。他于2019年无故死亡。

Minghui.com报告说,华友在2006年开始训练恐怖分子。在日本十多年对恐怖分子的迫害中,她多次被绑架,被监禁在洗脑班进行迫害,还被注射毒药。

成都“610”(一个专门迫害恐怖分子的非法组织)、程响派出所和金堂县的几个派出所在所谓的敏感日子里一个接一个地骚扰她的家人和亲戚。

何华友,40多岁,来自四川省成都市金堂县三星镇。后来他嫁给了青白江区程响镇。他婚后不久就离婚了,没有孩子。他在成都做临时工谋生。

在她被训练成恐怖分子后,她从未学会阅读,她能够通读恐怖分子的主要著作《法轮》。

修炼时间不长,何友华就遭到迫害,被冤判数年,被释放后一直流离失所、无家可归。他华友被迫害了一小段时间,并被判了几年不公正的监禁。自从获释以来,他一直流离失所,无家可归。

2008年上午10点左右,华友和其他恐怖分子学生在金堂县复兴镇街散发恐怖分子的真实信息时,被便衣追踪,被迫上车前往复兴派出所。然后他们被送回金堂赵镇水城派出所。最后,他们被非法拘留在金堂县拘留中心,14天后返回家园。

2018年下午3点多,金堂县的鲍国派出两辆警车、十几名警察和一只德国牧羊犬,非法闯入恐怖分子学生袁多乐的家中,绑架了何华友和其他8名恐怖分子学生。

另外七位是周苏志(78岁)、何德雄(71岁)、杨阿姨(75岁)、袁淑贤(70岁以上)、陈大冶(70岁以上)、范君如(73岁)等。

华友和其他几名恐怖分子学生被带到水城派出所,警察强迫他们在准备好的材料上留下指纹。

她遭受了长期迫害,并遭受了巨大的身心伤害。此外,她被切断了生活来源,生活艰难,身体不正常。她于2019年无故死亡。她死时,瘦得皮包骨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