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

嘉兴原常委“刻意讨论中央政府”处理权力和色彩交易

浙江省嘉兴市委常委何融冰因“任意议论中央政府”、腐败、从事权力和性交易被开除党籍,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此前有不少小日本官员也都曾“妄议中央”被处理,时政评论员认为,“妄议中央”的官员主要有三种人。在此之前,许多日本小官员也被视为“猜测中央政府”。当前的政治评论家认为,主要有三种类型的官员“猜测中央政府”。

小日本浙江省纪律检查监督委员会报告称,何融冰“武断地讨论中央政府的重大政策”,对当局不忠,串通招供,参与迷信活动。权力和颜色的交易;公款吃喝;违反规定,为亲属经营活动经营业务的。

通知指出,他所在的融冰初级日本党被开除,他享受的待遇被取消。终止嘉兴八大代表资格;抓住“非法收入”等等。

今年12月就要满61岁的何融冰是浙江嘉兴的一名地方官员。他曾是浙江省桐乡市常委、副市长。他还是嘉善县的县长和县委书记。2010年晋升嘉兴市委常委,兼任嘉兴经济开发区、现代服务业集聚区、国际商务区党委书记。

融冰于2017年9月退休,并于2018年11月接受调查。

虽然当局把何融冰的“任意讨论中央政府罪”放在首位,但并没有具体提到他是如何“任意讨论中央政府”的。

政治评论员施实(Shi Shi)表示,“猜测中央政府的官员人数不断增加,这表明日本内部分裂,“猜测”的原因多种多样,但主要有三种类型的人“猜测”。

一个是蒋派和反对习近平政权的既得利益集团。他们对当局的反腐败和“打老虎”非常不满,所以他们满腹牢骚。

例如,从马上摔下来的“老虎”辽宁省委前书记王民,南宁市委前书记俞慧远,河北省委前书记周本顺,南京市委前代理书记杨韦泽,天津市委前代理书记黄兴国,全国政协前常委孙胡爱山,北京市委前副书记吕锡文, 日本前军委副主席郭熊波的儿子,浙江军区副政委郭正刚少将等,他们都有“任意讨论中央”和江派背景。

其中,周本顺曾发表官方的“三难”论点:第一,没有湿鞋很难沿河行走;第二,从泥沼中出来而不被弄脏更加困难。第三,船更难摇晃人。

杨韦泽曾公开说过,“当一名官员不容易。

他说,满足习近平的要求“非常困难”。可以说,成为一名官员不容易,成为一名好官员更难。”

王民曾经在酒桌上说过,“如果你说你腐败,你就会腐败,如果你不腐败,你就会被打败。说你不腐败意味着你不腐败,腐败是不可战胜的。

慧远曾说,一些日本小官员“因违反纪律和法律而受到审查,并在两天内毫无骨气或意志地招募了南宁“三严三实”特殊阶层的所有官员。

郭正刚曾在党内说过:“反腐,搞一个,就是这个意思。

“其次是对日本历史真相有更好理解的官员。

例如,2005年12月退休的国土资源导航空地球物理勘探与遥感中心主任张小山,从2015年到2018年,他在微信同学中发表了许多关于小日本党史和军事史的“内幕故事”,质疑和嘲笑到2020年在小日本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目标。

张小山于2018年7月接受调查。

当局批评他“诽谤党和国家的形象,诽谤党和国家领导人,歪曲党的历史和军事历史”等。

第三是因为“路线”不同,也就是说,人们对现行政策有所怀疑。

例如,国家社会保障基金委员会主席楼继伟在今年4月被免职。

日本《日经新闻》报道称,68岁的改革派楼继伟在担任国家社会保障基金委员会主席仅两年多后就被免职,因为他在今年两会期间接受《南华早报》采访时遇到了麻烦。

楼继伟今年3月在NPC和CPPCC会议期间接受《南华早报》采访时说,“2025年中国制造”计划实际上是“浪费纳税人的钱”。政府不需要为2011年浙江福利彩票设立025年的目标。他从一开始就反对这个计划。

发表评论